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同担拒傻,拒海豹欧皇,拒粉丝自带「我家菊苣是大神所以你们就该认识他」「连xxx太太都不认识了是新人吧」滤镜的太太,拒玩梗不自重给自己担招黑的智障。最后一条不分大小咖位请平地去世。
所有圈子全有效。

说真的我是不在乎热度的人。
如果 @石原Hane 有软体账号可以和我实时沟通的话我就不用在这堆脑洞了……
例行给石原太太打call爆灯转椅子。
啊找个衣服换上去买蛋糕吃……晚了要关门……

2017-10-20

又是在同一个时间轴的脑洞。
嘴唇脱皮而想到的。
两个人在一起住总是手忙脚乱的,但安子岚之间有个特殊的默契。岚的嘴唇磨砂突然找不到了,安子把自己的那只从中间切断自己用上半根和口红壳重新压盘;安子有通告临时需要香水,岚会拿出还没试过的非限定品给她用。
总之就是一句话,不共用化妆品也不给对方用独一份的。
毕竟不是恋人也没有什么血缘和义理上的关系,两个人都很呵护对方,不让任何的东西被媒体抓到把柄。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生活着,互相依靠着。
在他们的圈子里,堪称珍贵了。
(佐贺美阵:我就说这两个年轻人有点特殊嘛。)

灵感来自我在换季去配新唇膏的时候突然想起的我丢了的嘴唇磨砂……
qwq只用了一次?
@石原Hane 感觉这...

2017-10-20

就是一个知道也装不知道的杏子,之前关于姐姐剧情的后续。
脑洞,不细写。
和其他椚←岚故事在一个时间轴上,时间在11年圣诞前后。
——————
姐姐不管是从业期间还是老师的时候,都是那样温柔的样子的。
但是由于一些情况,黑历史就大家都知道了。
学校那边知道他和杏是室友,就让阵和杏谈谈。
本意是让杏不要落差太大。然而杏说「早就知道了」。
阵就超级奇怪,杏说「这是我保护他的方式」。
然后问他「你当初不是也用你的方式在保护另一个人吗」。
说着拿手机一边给岚发邮件问晚上想吃什么一边走,抬头看见岚在一边显然都听见了,整个脸色都变了。
因为她对阵提到的是椚。
杏就很纠结然后就不开心,岚就很看得开一样喊她回去说是自己煮了,杏就丧丧地...

2017-10-19

还是在老李看不见的地方吐个槽吧。
舰R我绝对不给洗了,最初版本的界面洗不了的。
但是能不能别说梦间集是山寨刀剑乱舞?
有病?拟人只有你一家能做?
怕不是脑子已经忙丢了。
顺便我已经开始希望DMM无差别早日倒闭了。

2017-10-19

看到主页很多写正常向的太太都被屏了。
申诉啊!!!申诉啊!!!!没开车没黑化没不良问题就申诉啊!!!!!!
我屏了四个,有一个是兔子梦有一个是胖胖球我觉得有问题就没管,另外两个申诉完了都解了啊!!!!!!
申诉啊太太们!!!!!
想越过网线摇晃她们……

2017-10-19

预警:岚杏室友。
与「九张机」同背景。
星曜鸣上岚课程衍生。
————————
宫崎杏把玩着手里一面小镜子的时候,鸣上岚敲了敲她的门。
杏抓着镜子就去开门,岚看到她手上的镜子,笑了起来。
「你还留着它呢?」
「和姐姐成对的礼物,怎么能不留着呢。」

那年的圣诞, 岚送给她那枚镜子。
第二年的夏天,岚在意外中让杏看到了自己的另外一面。
杏那时候忙着TS的工作,有意的几天没有联系他。
岚理解她的幻灭,但当她的工作结束之后,依旧站在他面前笑着,喊他姐姐。
之后一次在食堂吃冰激凌时,岚鼓起勇气问她为什么还是这样子的。
杏掏出那面镜子补上一点妆,然后抬头望进他紫色的眼睛,笑意盈盈的。
「岚君是姐姐的话会感觉更好吗?」
「你如果觉得...

2017-10-19

说给自己

姐姐是明确说过「和他并没有相恋」的。
同人慎吃,被错误的细节洗脑就全毁了。
之前就因为自己被洗脑洗反了差点退游还和阿彻闹起来你都忘了吗。
你忘了你那天把阿彻吓坏了吗。
还看!

(下面人称转回我自己的人称)

其实真的要刨根究底的话,还不如说这个关系像是我和阿彻的关系。
我们是连cp都不会成为cp的。
顺便,星曜真的太毒……

2017-10-18

贸然去打扰太太一定被挂。
也不想让太太知道人家好端端一个文搞到我想退游。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是疯子。

2017-10-17

一千零一夜里岚和安子的床,原型是我身边的两张床。
岚的床是矮床,很软很暖和,厚厚的褥子垂到地面的矮,整个侧面被柔软的棉绒和布料撑起一个弧度。
安子的床,原型是我自己的床。比岚的床要高,被褥也更单薄,床板下是置物的空间。
我第一次在表姐家见到那矮床,就觉得它能带来幸福。

我不是能写 @石原Hane 那样的甜甜的椚岚的人,我能做的只有把我认为能给我带来幸福的东西,放进这个世界。

2017-10-17
1 / 97

©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