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同担拒傻,拒海豹欧皇,拒粉丝自带「我家菊苣是大神所以你们就该认识他」「连xxx太太都不认识了是新人吧」滤镜的太太,拒玩梗不自重给自己担招黑的智障。最后一条不分大小咖位请平地去世。
所有圈子全有效。

日常

文前:
五月份终于圆满了玩这游戏最想要的刀之后在我本丸的日常。
不是还愿。
织田友里香的近侍是山姥切国広,私设因为关东大地震引发的一系列事情的缘故他是有点怕明火的。
私设本丸唯一的明火灶是友里香给自己做饭充饥用的,在她卧室里面。
婶儿的运作有点像活击,就是安排他们出阵然后自己在家。求别吐槽,不这么写的话友里香就吃不上饭了。

——————

不动行光是怕明火的。这点友里香很清楚。
本丸唯一的明火炉子就在她的房间,这点全本丸的刃口也都被耳提面命过了。
所以看到不动行光每天晚上喝得醉醺醺的在她房门外徘徊,友里香就有点好气好笑了。
然而与人与刃都交际困难,再加上原主影响,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友里香只好化郁闷为食欲,准备给自己做点什么吃。
——然而二半夜在自己房间里开明火,外面又有一只徘徊的不动行光,就有点画面太美不敢看了。
至少,刚把蛋扣到锅里正打算关掉火防止油滴四溅却被硬拽出厨房的友里香是这么想的。
最后是友里香的近侍披着布冲进去关掉了炉子,并且丢掉了她烧焦的锅。
饿着肚子的友里香忍无可忍,大不敬(自己语)地敲了不动行光的头,缴获甘酒x1。
然后两人被阴沉着脸的近侍一起提起来拎进友里香的寝间面壁,甘酒也被拿了出去。
一人一刃背对背,静了好一会儿,友里香的灵力微微起伏起来。
「我啊,只是现世里随手就能抓来的普通女人,唯一高出常人的地方大概就是废柴的水平。但是要说临阵脱逃苟活着的把握,我还是有的啊。」
身子向边上一歪,友里香含混地嘟囔着,「……出阵吧。」
「你们去大阪城吧。切国,你带着行光一起去。」

确认部队已经出阵,把光忠叫醒从他手里拿到了新的锅后,友里香重新点起炉子开始做饭。当她心满意足地抱着一大盆盖浇饭走出厨房的时候,却被在她寝间里盘腿坐着等她的一把刀吸引了注意。
「药研通。」

「是的,我是打算让行光去修行的。」友里香是真饿了,把盖浇饭塞到嘴里边吃边说。「回来大概会好些吧……其实之前,真的谢谢你拉架。」
「别看宗三是那个样子,要把我怎样简直轻而易举。」扫光饭盆咽下最后一口豆汤,友里香叹了口气,摇摆着站起来走了出去。

评论
热度 ( 2 )

©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