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同担拒傻,拒海豹欧皇,拒粉丝自带「我家菊苣是大神所以你们就该认识他」「连xxx太太都不认识了是新人吧」滤镜的太太,拒玩梗不自重给自己担招黑的智障。最后一条不分大小咖位请平地去世。
所有圈子全有效。

两个小段子。
竞技歌留多趴。
薰杏&椚岚前提下的岚杏互动。

「润手霜」
梦咲会,练习时间。
早早结束了三局比赛的宫崎杏收了牌,静静跪坐着用润手霜按摩手。鸣上岚的比赛刚刚结束,正在收牌的他突然「嘶」地吸气。
「鸣上,你的手是起皮刺了吧。」和他对战的仁兔成鸣探头过来问。鸣上岚嗯了一声,把皮刺小心地剥下来,「皮肤有点干了呢……」
仁兔哦了一声,把身体缩回去继续收拾东西。突然感觉身后有一个小小的力在推他。他微微回过头来,探过身轻轻戳了他一下的杏用嘴角轻轻说了一句话,随即又坐得笔直。
「仁哥,麻烦您尽量低一下。」

鸣上岚看到面前的前辈突然低下身子的时候还在纳闷,随即一个粉色的小管子就打着转掠过仁兔的身体冲着他飞了过来。他下意识伸手截住仔细一看,是一只小小的润手霜。
「送给姐姐啦。」直起腰的宫崎杏望着鸣上岚的眼睛。
鸣上岚把手霜拧开,香槟玫瑰的馥郁香气飘出来。

*香槟玫瑰:椚章臣的生日花

「玻璃笔」
私设:左撇子杏。
时间地点:某年的名人/女王战,近江神宫。

鸣上岚觉得宫崎杏今天不太对。
看起来有点没有精神,脸有点浮肿,中指的指节上还黏着红棕色的痕迹——那个痕迹,怎么看怎么像是血啊。
今天这么重要的比赛,她弄伤了手吗?
……不好,关心则乱,自己都要手误了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感觉没有办法从妹妹的手上移开视线呢。
「失礼了!」宫崎杏突然举起手,然后站了起来活动着腰。鸣上岚也行礼站起,眼角突然看到杏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在背后交叉,看起来毫发无损。
定睛仔细看了一眼,鸣上岚也彻底看清楚了。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下要骂她两句,他重新跪坐了下来。

「呼啊……墨水沾在手上真是有够难洗的。」比赛结束后的洗手间,卫冕女王的宫崎杏甩着手上的水滴走出来。同样拿下比赛的鸣上岚正帮她抱着东西,闻言不顾姐姐形象和名人气度地狠狠翻了个白眼。「椚老师给你的要求你没时间完成的话不能和姐姐说吗,你又不是做其他事情才会疏忽写字,还要这样熬夜补吗?还好手上是红叶和山栗的墨水不是把玻璃笔摔断受伤,人家真的很担心你。」
「好啦,我错了啊,鸣子。」自知理亏的宫崎杏轻轻地说着,接过鸣上岚手里东西的一半,「我下次换支笔嘛。」
「下次你买个好用点的洗手液吧。」

久违的段子更新。
第二个故事和薰哥的生贺相关(杏的百人一首写字),同时是取材自我的经历,我用玻璃笔沾墨水写字的话不知为何总会有墨水升到笔尖顶端弄脏我的手。山栗是棕色,红叶是红色,这两个都是百乐色彩雫的墨水。红棕色真的有点像凝固的血啊……

评论 ( 1 )
热度 ( 2 )

©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