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同担拒傻,拒海豹欧皇,拒粉丝自带「我家菊苣是大神所以你们就该认识他」「连xxx太太都不认识了是新人吧」滤镜的太太,拒玩梗不自重给自己担招黑的智障。最后一条不分大小咖位请平地去世。
所有圈子全有效。

一个婶婶向咨询师诉说的故事。
请务必点击音乐。

——————分割——

「审神者工号2338459,友香里的手帐」
我来到咨询室的时候,她正和她的友人在喝下午茶。
我婉拒了她给我倒上的咖啡百利甜酒——不得不说我讨厌炎症的口服药物治疗,总是得戒酒——盯着她唱机里旋转的唱片,微微怔忡一秒。
友人关上门,她把手机倒扣表示她的诚意,而我交叉十指,咬住左手食指的关节。

然后我开始叙述。

那是一场晚宴,是在时空局管辖内很少见到的西洋晚宴。
红酒,牛排,白色的蜡烛和饭后的演奏会。这是审神者的独奏,她的自弹自唱。
身为一个许久未归的审神者,我被安排在最前排,背后就是这位审神者的刀剑。行光变为本体被我用双手握住藏在衣袖下,切国守在离我最近的纸门背后。
那真是一场散发着蜂蜜色香的雾气的聚会啊,至少在最后一首歌唱起来之前我还是这么想的。
啊——
那时候,就是这首歌啊。

你相信人的直觉吗?

当我听到「そう人生は長い世界は広い
自由を手にした僕らはグレー
幸福になって不幸になって
慌ただしい胸の裡だけが騒ぐ 」这四句歌词的时候,突然被剧痛和恐惧席卷了心脏。
我无法形容那种恐惧,下一秒就把行光的本体掷出刺破了纸门。切国张开结界把我拉住,我在倾斜的视角中只看到身后的刀剑都变成朔行军的样子,最后的记忆是一片橙光。

「おとなは秘密を守る」

回到本丸之后我疼得厉害,甚至不能用心有余悸来形容。切国拔出本体对着我,一直到刀刃触到我的鼻尖才不得已的停下。
我看了他一会儿。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分割——
昨晚的三个梦。
第一个梦我是吓醒的,后面闭上眼睛接上了暗堕刀剑和橙光之后醒过来,再闭上眼睛梦到了切国。
梦到的音乐也确实是成人法则。
想了好久,冒昧使用了咨询师系列的相关。感谢咨询师 @瓷卿 及其好友 @三条风

评论 ( 4 )

©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