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同担拒傻,拒海豹欧皇,拒粉丝自带「我家菊苣是大神所以你们就该认识他」「连xxx太太都不认识了是新人吧」滤镜的太太,拒玩梗不自重给自己担招黑的智障。最后一条不分大小咖位请平地去世。
所有圈子全有效。

「所以为什么你们穿梭的时空……都这么一言难尽啊。」

阿风吐着魂躺在本丸榻榻米上,我正无奈地给她打着扇子端茶倒水。逸仙在一边用小泥炉子咕嘟一碗海鲜粥,抽了个空灰头土脸地直起来问我。我摆了摆手,眼神空洞。
「你是说梦之咲还是小鸟游事务所……啊别跟我说音乃木阪,我的团已经解散很久了……」
「……我要祝那个人好人一生平安。」逸仙沉默了一会儿,给我冲了一桶合味道。我顿了一下,把我忠心耿耿的第一婚舰按回炉膛前面。
「……你记住,在网上那个词一般不是这么用的。」

是的,我一直觉得自己过得像个先天失智。
毕竟在虚构的故事里过得真情实感一定会被人家嘲讽死肥宅,还不如我提前妄自菲薄。
所以听宁海说——那只死狐狸是什么时候和阿宁联系上了,回去就扒了皮做护膝过冬——我的两位前同僚已经鸡飞狗跳,其中一位还失去了她的半锅小龙虾的时候,我把钓鱼竿扔给了港口上正给刚来的孩子讲解王下七武海的苏赫巴托尔大人。
——然后我和逸仙一起到了阿风家里,手里还提着真·海生龙虾一只。
「提督,连我都知道这不是一种东西欸。」今日秘书舰的肇和大爷在我出门的时候这么说。
「我当然知道,但我不认为她还有精神扒小龙虾这种东西。」我这么说,「没看见我带着你逸仙大姐吗。」
「那她还真有口福。」小大爷肇和如是说。

「在看什么呢。」我正看着MC世界里盖房子铺地的草图的时候,逸仙又探头过来。
「哦,我离不开的老伙计……被她打了鸡血我又想去当史蒂夫施工了,来的时候顺手拿了抖抖灰。」把方便面嫌弃地推开一点,我顺手在游泳池那边添了一笔,「说起来她之前和我讨论了一下小鸟游和梦之咲哪个更残酷,说一个是业界现实一个是青春物语。」
「你怎么说?」逸仙作洗耳恭听状。
「我问她,到底是读书时青春残酷物语比较难受,还是出来了业界残酷现实比较难受。」我耸耸肩。

「果然还是三次元的安排比较残酷吧。不管是音乃木阪还是审神者TV。」
「闭嘴。」
把煮好的龙虾粥给阿风剩在那儿,端起我的泡面,我靠到逸仙的栖装上。
「下次别买这个辣的了,真的是会死人的。」

送给没精打采的@三条风
部分内容感谢 @听雪为松 老师。

评论 ( 4 )
热度 ( 3 )

©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 Powered by LOFTER